<th id="h33yj"><track id="h33yj"></track></th>
<s id="h33yj"><object id="h33yj"></object></s>
<dd id="h33yj"></dd>
  • <dd id="h33yj"></dd>

    《難忘廬劇》記敘文欣賞

    2019-02-07推薦訪問:記敘文

      廬劇在祖國的地方曲壇名氣不大,主要在安徽中西部,特別是巢湖、無為,廬江、肥西、肥東,六安大部縣市流傳,是很多老年人的衷愛。雖藝不岀省,但廬劇曾代替過大清朝國歌。說來令人噴笑不已。傳說李鴻章出使德國慶典,威廉二世要求各國公使必須唱自已國家的國歌,當時清朝閉關鎖國,沒有與世界接軌。更不知什么叫國歌。李鴻章萬般無奈之際突然想起家鄉的廬劇。就起身演繹。從此廬劇替過國歌的傳說不脛而走。我看廬劇是在小學2年級,當時文革結束,樣板戲停演。民間文藝開禁。皖南流傳已久的廬劇開始在農村土臺亮相,我記得父輩們的廬劇天分一個個非常了得。哪些草臺班子骨干,花旦,小生,老生,小丑,鼓樂琴手,幾乎都是前后村的農民,大多數目不識丁。但卻將長篇戲曲《秦香蓮》《二度梅》《梁山泊與祝英臺》演繹得生動感人,令人難忘,可見戲曲在鄉間老輩人的一生中就象如今的電視文化,耳濡目染,老少皆通。至今記得民間藝人唱《二度梅》秦雪梅沿街討飯時,唱詞凄慘悲涼,臺下觀眾一入戲紛紛向臺上扔錢幣。場面十分感人!時隔30多年,2013年在安徽舒城有幸親眼目睹這朵戲曲奇葩的綻放,倍感幸福,值得一書。

      那天去孔集辦事。清明節后,空氣散布著油菜花香和新翻泥土的氣息。與同行的溫州商人劉總在趙鄉長家做客,恰逢村里唱戲。經不住那久違的開場鑼鼓喧天的誘惑。吃過飯在好客的舒城老鄉的陪同下走進了戲場。呵喲,孔集的戲場人山人海,被四個太陽燈照得如同白晝,好不熱鬧。戲臺是鋼架構建,易拆易搭,臺上裝有現代LED電子顯字屏,唱詞可同步播放。演員配有擴聲器。音色很美。電子投影彩幕能將劇情發展與場景變換很好地結合。與時俱進,廬劇舞臺也發生不小的變化。只是寒腔丑調還是幾十年前聽過的一樣。演員估計都是四十年前在臺下穿開檔庫的小戲迷。和我年紀相仿。沒有年輕人。當晚劇本是《張天秀私訪》。演員名字不記得,但唱功不錯:在胡琴悠揚的導板聲里,小生張天秀登場,一副乞丐打扮。喝詞幾十年未變:我本來自江西省,只因蒼天不留情,大旱三年江西省,干得樹無葉來草無根,干得地上湯灰都有尺把深。這些稀罕的土腔土調,讓現代流行音樂,電視,音響毒害多年的我們。有種耳目全新的感覺,難怪現代好多古老藝術都申遺。這滿場的喝彩,證明現在流行文明需要這類古樸的藝術陪伴,真的需要保護。

      時隔30多年的那晚巧遇,終于了去我渴望回安徽本土看一回廬劇的愿望。幸福難以言表,三年將過,記憶猶新,余音猶在!作文以記之!

    作文投稿
    小学生作文